冯洋第33次南极科考日记(一)
  作者:冯洋 整理:韩慧军    

中国第33次南极考察队“雪龙”号极地科考船于2016112日自上海国内基地出发执行南极科学考察任务,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的4名科考队员随船出征,在此期间,他们将经历诸多的艰难困苦,乘风破浪、一路征程,洗礼、震撼、感动、****,林林总总的滋味,让他们有机会体味别样的人生历程。他们是我们身边的一员,和“你”是亲密的同学,友好的伙伴,协作的同事,相见言欢时亲密无间,恐还略显“稚嫩”,可当他们远征南极,亲历了南极科考这项波澜壮阔的伟大事业后,你会发现,他们变了,变得成熟坚毅,变得从容不迫。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,是什么让他们有了如此的变化?让我们通过他们的笔触,体会他们的心路历程和别样人生,体会他们****燃烧般的南极征程吧!

 

 20161027日, 晴,整装待发

明天就要出发去上海集合了,早上7点在局大楼前汇合,韩哥和国栋开一台车送立楠和我先到大连,然后乘船到烟台,再到上海,计划在路上共行驶两天。车上装载着带上雪龙船的各种设备,以及我们四个人的行李。

我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多,除了个人物品,只有一台笔记本、一架相机和两部手机,以及各种数据线,数据线都是双备份的。南极太遥远了,任何微小的缺失都有可能造成任务的耽搁或失败,在以往的工作中并不鲜见。

上午又梳理了一遍无人机设备的清单,以及需要测试的项目和注意事项。无人机设备在上海交接和测试,之前设备准备的时间很紧,加上对新的M600机型并不熟悉、地面站软件的Bug等问题,需要测试和注意的地方很多。

下午的时候,女儿拿回来了班级的旗子和条幅,旗子上面还有小朋友们的签名。这是我提议的,带一面女儿班级的旗子到中山站去,回来后给小朋友们做一次南极科普。家长妈妈团也积极配合,一天的时间就弄好了旗子和条幅。班主任姜老师也大力支持,让孩子们在旗子上签名,还组织孩子们给我的两架无人机分别取名:理想号、阳光号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,美国的火星车就是按照一个小女孩的想法命名的。这次南极科考是让我们的孩子了解南极、接触科学的机会。

晚上和家人吃了一顿火锅,家里我是很放心的,但还是夹杂着一些淡淡的离愁。退休的父母,忙碌的妻子,可爱的女儿,放不下的,可能就是家的感觉。

 

 2016111日, 晴,不眠夜晚

队服、羽绒服、企鹅装都有些大,吴处帮忙联系调换,但只更换了羽绒服和企鹅装,吴处还想再联系更换队服,但不想再麻烦他了,这已经很不错了,很满意。一直以来,吴处做了很多,做方案、找设备、催文件、办护照(护照直到今天早上才拿到手里),是一位敬业的测绘人,一位勤奋而可敬的前辈,真的不想再麻烦他了。

这次南极科考我需要带无人机(M600AC1100)、相机云台(一台5镜头,一台2镜头)、遥控器等设备到中山站,所有设备都是两套,但用于无人机监控的平板电脑只有一套,有些担心。昨天测试了AC1100,是熟悉的机型,感觉很好;今天下午在码头堆场测试了一下M600,姿态很稳,但配套的地面站软件还有一些Bug并且功能设计有些薄弱,在中山站飞行操作时,需要耗费一些时间,那里的气象条件对动力电池、地面站平板电脑都是严峻的考验。而且相机云台和无人机需要一对一匹配,并不是先前理解的自由组合方式,这一点令我很惊讶,这样的技术参数到现在才公布令我很是不解。

今晚就住在雪龙船上,328房间,房间不太大,原是两个人的房间,现在需要住3个人,显得有些局促,而且其中一个人还需要住在沙发上。试了一下,还好,如果需要我住在沙发上,我很愿意配合。室内有卫生间,24小时热水,这个超过我的预见。

室友是极地中心负责本次科考中山站区后勤工作的王文晶,一个来自成都的上海女婿,白白净净的,带有成都口音的普通话听起来软软的;另外一个室友由于护照问题需要在澳大利亚上船,半个月后才能见到。在雪龙船各处转了又转,熟悉一下各个出口的位置,有些迷路,一切都感到新鲜,也冲淡了离家的伤感。

 

 2016112日, 晴,荣耀起航

早晨阳光很好,又是一个好天。

今天起得很早,有些小兴奋,一早就忙着拍照,船、队旗、队友、送行的亲人都是我相机中的角色。我想用相机记录下这不平凡的一天和这些不平凡的人,无论是船上还是岸上,都是不平凡的。亲人们不停的和船上的队员们都在不停的相互挥手,大声说着欢乐的话,但我能听出来每个字中流露出来的不舍,从闪烁的泪光中绽放出来的骄傲。

鸣笛,撤舷梯,雪龙船慢慢远离岸边。

吴处、韩哥、伯宇、国栋和王哥夫人站在岸边,王哥、立楠、李忠和我四个人站在船上,用挥手表达不舍和鼓励,用拍照帮助眼睛记下此刻彼此的笑容。像不像家长带着家里的兄弟给远行求学的孩子送行?!其实我想回舱,逃离这伤感的场面。但我没有动,我站在那里,从此刻起,我们红色的队服已化作绚丽的旗帜,她不允许我倒下,披在我身上的,除了荣耀,还有一肩的责任。

 

 2016113日,阴,钓鱼岛主

铁灰色的云,没有一丝阳光。

船进入东海后,风浪明显大了,船的摆动也大了起来。不过还好,身体没有晕船的反应,坐过通航飞机的人对这一点点摇晃基本没有反应,但已经能听到其他舱的队友在呕吐的声音了。出发前,感觉海上的行程应该是没有电影、没有美剧,只有阳光、拍照、伏案写小说之类的舒缓节奏,两天下来,有的只是摇摆的船、乌云,还有空荡荡的海风。

上午进行了消防演练,穿救生衣、准备淡水和食品、集合,很认真的对待。下午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电脑的变压器坏了,刚出发就遇到闹心事,怎是一个“惨”字了得。

16点的时候经过钓鱼岛,相聚大约40海里。我站在后甲板上一直努力地看,但除了海水什么都看不见,这是我们距离钓鱼岛最近的距离。谁是钓鱼岛主?主人要有主人的样子,商量是不行的。

 

 2016114日,多云,台湾军舰

天气变热了,短衣短裤成了日常“标配”。有些想家,想女儿。

变压器还是不行,测试了几个插口都没反应,看来只有麻烦张姝娟帮忙申请新的,然后通过在澳大利亚上船的队友带给我,希望能来得及。

队友们渐渐熟识起来,极地中心的闫斯然,中科院的胡小刚等等。很有很多彼此还叫不出名字的,但已开始了彼此的交流。柳工的唐雄鹰说他没让老婆送行,然后自己在舱里哭,其实大家都差不多,离别和失落总是在一起的。

中午雪龙船在台湾花莲附近时遭到“台湾海军”来驱逐,驾驶室通讯上可清楚听到“我们是中华民国海军,雪龙号你已行驶在......”样的呼喊,直到傍晚的时候才下班。许多人出去拍照,有些远,加上海面上水气大,拍不清楚。如果我们回答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样子。呵呵。

主办: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极地测绘工程中心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学府东四道街38号 邮编:150081
联系电话:0451-85919065 传真:0451-85919065 E_mail: jdgc@hljbsm.gov.cn 黑ICP备1900526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