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洋第33次南极科考日记(三)
  冯洋    

20161117日  晴  澳港小镇

 第二批队友从澳大利亚上船了,我的房间也住进了第三个人,中科院地质所的刘健老师,带了陈龙耀、刘兆两个博士生开展极地地质研究课题。

 内陆队的魏福海队长也帮我带来了电脑电源,谢谢姝娟、谢谢吴处、谢谢魏队,谢谢其他为此事努力和帮助的人。一个电源即劳烦如此多的人和精力,这就是南极科考。昨天整理了一下电脑设备,发现无人机地面站平板电脑的屏幕裂开了,有一半的屏幕没有触摸功能了,在现场操作的时候会麻烦一些。南极科考设备备份是必须的,在南极,任何微小的问题都可能导致任务失败。设备的备份是必须的,同时与之相应的,还要有备份的工作方案,备份的方案和设备也应该是成熟的,而不是“暂时替代”的。

 昨天队员离船登陆开始配合弗里曼特尔港的工人进行物资装船,我也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。有个队友喃喃地说:“距离陆地只有一小步,却是我人生的一大步。”我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
 弗里曼特尔是一座很美的小镇,人不多,也很安静,公园里有很多高大的树木,树下要么是草坪,要么是碎木屑,木屑散发出来的原始木材的气味很好闻,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今天很多队友去了珀斯,大部分人去了动物园和商场,这些对我都没什么吸引力。我和大洋队队长——浙江大学的叶瑛教授忙着逛弗里曼特尔小镇,其实只是小镇商圈的部分。商圈范围不大,主要围绕在港口附近,咖啡厅、酒吧较多,体育场、书店、邮局等设施也很全,我和叶教授把邮局所有的信封都买了下来,盖上科考的纪念章后送给女儿的同学作纪念。

 沿着海边的房子里还有一些对外开放的艺术学校,同时也是艺术家的工作室。我和叶教授一直在走路、拍照,恨不得拍下每一个建筑。弗里曼特尔有许多有历史的建筑,有的还标明了建筑的时间,仅仅在商圈部分就有三座教堂,保护得都很好。叶教授很随和,还现场给我讲有些建筑的材质是海洋地质的研究范畴,有珊瑚成分。而我则找到一家专门出售地图的店,里面的地图很全,世界各地的地图都有涉及,还给叶教授简单的介绍了地图的生产过程。

 小镇还有两个地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:一是小镇有一家书店,对门还有一家二手书店,出售的书都是小说、传记方面的,很少看到教科书式的书籍。而那家二手书店由两个老妇人在管理,已经经营了13年,这在国内是无法想象的。二是车辆与行人都很礼貌,过马路时很少出现人让车的情况,一般都是司机在挥手示意行人先走,彼此都很礼貌。

20161126日  多云  西风咆哮

 18日早8点,“雪龙”船如期离开弗里曼特尔港,开始第二阶段的行程。出海后浪就开始变大,中午的时候已经达到2.5-3米了,走廊里已是声一片,立楠又倒下了。20日晚上浪涌最大,船摇晃的很厉害,稍微不稳的东西都会噼里啪啦的倒,床也嘎吱吱的响,而我在床上滑来滑去,恨不得把自己绑在床上。如果风浪再大一些的话,海水会打到十几米高的驾驶台舷窗上,那时候人是不允许到甲板上活动的,甲板上到处都是水。

 为了躲避气旋,雪龙不得不降低速度,这样会平稳一些。我们需要围着气旋大约行驶一周的时间,这对大家的体力是一个考验。

 唯一的好消息是这段没有海盗。

 从弗里曼特尔到中山站这段没有航线,所以我们看不见其他的船,每天看到的除了海水就是海水,在海里有,在船上也有。风吹起的浪花弥漫在空气里,浪头上总是弥漫着彩虹,海水落在身上、脸上,嘴唇上咸咸的,落在船上的则会慢慢凝结成盐,人在行走时如果扶着栏杆,手就会沾一层细细的盐粒。船艏建起的浪花在深色的海面上分外显眼,随着混夹着大量气泡的海水荡来荡去,在破灭中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 南极大学继续开课,上海东方医院的高志光医生讲了院前急救的措施,安全科学院的张鹏则讲了安全,都很有意思。张鹏大哥一口京韵像是在说相声,自称发现“不安全因素”就是自己的的业绩,而我们则调侃他是来“找茬”的。

 气温也在逐天下降,天气变化的很块,晴、多云、小雨交替变化,月下的海一片狰狞的惨白。21日下午还出现了大雾,晚上的时候我站在船舱门外,能见度只有几十米,我甚至看不见船尾的轮机舱。即使这样,仍有几十只海鸟从澳大利亚之一跟在我们船的周围捕食,剪尾短嘴鸥,BBC中看来的,应该是。

 24日晚上的时候出去透气,天上的云在慢慢散去,有的地方露出了星星。一条白色的,自船的右舷一直横亘在天空。我和唐雄鹰在琢磨,这条云很怪,很长。后来张楠告诉我那是极光。和极光的第一次邂逅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失之交臂。26日,风小了些,气温首次降到零下,甚至还飘起了大片的雪花,接下来的几天气温也明显降低。第一次看见冰山,其实应该是浮冰。

 很多队员都理了光头,尤其是内陆队。我也想,但没有勇气。

 一些队友在多功能厅唱歌,北大博士生吴桐的日语版“北国之春”唱得很好,让人惊艳,只是有些日文单词不太熟。晚上的咖啡厅则比较安静,和吉林大学的张楠老师聊他的专业,以及本次科考要开展的内陆DOME-A冰心钻探。32次队时设备出了一些问题,这次队需要首先进行修理。今年我们的固定翼飞机将实现在昆仑站降落,这对昆仑站物资运输方面是极大的促进。

20161130  多云  拥抱中山

 风基本停了,大大小小的海冰出现在船的周围,一片一片的。远处的云看起来此起彼伏,像宫崎骏的电影。晴、阴、雨,从“雪龙”环视四周,天幕下呈现各样的天气。出去需要戴墨镜了,船周围的浮冰在日光下晃的刺眼。第一次看见鲸鱼、第一次看见企鹅。

 在行李舱中意外发现一本《极地走行:海冰观测图集》,很及时地补充了一下海冰研究方面的知识,虽然行李很重了,但还是决定带走。

 请内陆队的刘承帮忙理了头发,人显得精神了许多。这哥们一米八的身高,曾当兵三年,两年专职理发,手艺没得说,这次将远赴昆仑站安装天文望远镜。

 队里开会要求297点半开始整理设备和行李,设备放在船舱甲板上,行李放在船尾直升机平台,方便吊运。队员携带随身行李乘坐海豚直升机当天上站,而科研设备则大约需要等到122日,由卡-32直升机吊运。

 一直担心无人机设备的箱子要么重,要么大,放在哪里合适,调运是否会有问题,结果糊里糊涂地早起一小时就开始和队友开始搬运行李了。可能是随身行李比较重吧,上直升机的时候明显感觉飞机向我这个方向偏,而飞行员还多看了我几眼,看来“雪龙”的伙食不错。

 下午3点,我们乘坐海豚直升机到达中山站。和王哥一个房间,度夏楼116房间,有网络,终于可以和家人联络了。

 站区周边的冰山还在前进,然而气温已在阻止它前进的脚步。冰川和岩石间或许可以看见一簇簇很小的苔藓。脚下的石头形态各异,带着闪闪的亮点,风蚀的痕迹很明显,有风洞,很脆,很小的力气就断了。

 坐在西南高地上看站区,看周围的冰山,看俄罗斯站,周围静悄悄的,除了偶尔几声贼鸥的咯咯声,只能听见风的声音,和自己的呼吸声,安静极了。

 终于站在南极大陆上,虽然中山站的沙石路不太好走,但为了走在这里,我和我的同事磕磕绊绊地走了两年。

主办:黑龙江测绘地理信息局极地测绘工程中心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学府东四道街38号 邮编:150081
联系电话:0451-85919065 传真:0451-85919065 E_mail: jdgc@hljbsm.gov.cn 黑ICP备19005261号